爸爸

自娱自乐

【言白】发烧

新年第一天,白起发烧了。

李泽言马上就意识到怀里的恋人体温高的不正常,马上起来轻轻拍打白起的脸颊,语气里难掩的焦急:“白起?醒醒。”

白起模糊间感觉有人在叫自己,但是身体实在是难受,头痛欲裂,浑身发热,想睁开眼睛但眼睛像粘在一起了一样睁不开,想发出声音却只哼哼出了几个鼻音。

想回应对方的呼喊,但还是克制不住病意睡去。

……

李泽言非常生气。

这是白起在大医院的病床上醒过来的第一个想法。

他看着在病床前焦虑的走来走去的总裁大人,白起讨好的开口,声音因为发烧而变得沉闷:“不要生气啦…我这不是醒了吗…”

李泽言撇过头看他,白起病怏怏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是白色病服,对自己讨好的笑容也显得文弱弱的。

瞬间就心软了。

李泽言一个踏步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不开口。

空气安静的可怕,白起只好随便找了个话题:“嗯…只是发烧而已你带我去小医院就可以了…不需要来这么大医院吧,还是总统套房…”

说到这里,李泽言火气又大了起来,略带责备道:“只是发烧?都躺在我怀里烧晕了。”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白起知道李泽言有多担心自己。

于是又讨好的牵过李泽言温暖的大手:“是是是,我再也不会了。”

李泽言被白起冰凉的手触碰的一愣,随即用自己温暖的大手回握了回去。

“嗯。”

见李泽言脸色好转,白起笑得更开心了。

只是李泽言又拋出了另一个问题:“你昨晚和我会面前去哪了。”

白起的笑容一僵,随即想把手抽离,不想李泽言只是握得更紧了。

“可以不说吗?”

白起小心的开口,李泽言看着他,只见白起一脸求求你的表情,内心一阵悸动,撇过脸,轻咳一声,语气冷淡:“不行。”

“那你不要生气…”

“你先说。”

白起纠结了一会儿,觉得这个事情会比发烧让李泽言更生气。

“我昨晚去给制作人送礼物了…”

果不其然李泽言脸色黑了。

于是白起开始飞快解释:“昨晚可是新年阿!我就是意思意思阿!”

“意思到冒着昨晚那么大冷风飞过去送礼物?还把自己给送晕了?然后躺在这里?”

李泽言黑着脸,一字一句的指责着,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心疼白起。

况且昨晚白起根本就没送自己礼物,充其量也就是一句新年快乐。

我他妈……

总裁大人觉得心里苦。

但转到话语间的只有一句冷冷的:“幼稚。”

白起蹭过去抱住李泽言的手臂,示好道:“我知道错了…可是制作人也送我礼物了,我总不能不回送吧…”

李泽言瞥了他一眼,某人不知不觉已经蹭到了自己怀里。总裁大人突然心软,连语气也变得平稳:“她送你什么了。”

白起像无尾熊一样缠在李泽言腰间,整个挂在他身上。

“这个必须得说了,她送的是总裁大人的毛绒挂饰哦,不过我生病了现在没带在身边。”

听到这里,李泽言觉得暂时先原谅制作人吧,于是脸色好了很多。

“对了我也有礼物送给你。”白起在李泽言怀里抬眼,琥珀色的眼睛闪阿闪,李泽言心中一动,低头轻轻吻了下去,唇舌纠缠,李泽言想更深入一步的时候却被白起脸红的推开了:“你,你别亲我了,我发烧了不能传染给你。”

李泽言回抱住他,语气温柔:“不能为你承受痛苦,那就让我为你分担。”这么说着,双手却是不安分的游离到了白起的病服里,双手在细腻光滑的皮肤上游走。

“喂喂喂…不行!”

白起往后撤退,远离了李泽言。

李泽言被打断有点不满,不过还是觉得既然生病了就放过他吧。

“我还有给你准备礼物的!”刚刚的举动在白起苍白的脸上增添了一抹红,显得白起更加可爱了,至少在李泽言眼里。

这么说着,白起打开了病房的窗户,操控着风让楼下的枯树叶和枯树枝漂浮起来,在空中快速的排列组合,最后形成了一个爱心。

白起回头朝李泽言笑得灿烂,小表情透露着快夸我吧的得意。

李泽言微微一愣,随即暂停了时间,他走过去抱住白起,叹了口气:“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但是我更喜欢你。

【言白】保持通话

“嘟――”

电话被拨通,还没等接电话的人开口询问,这边醉醺醺的某人就一股脑的全袒露了出来。

“喂…?是你吗制作人?我现在…好想你阿。”电话那边的人连声音都带着哭腔,甚至能感受到他在颤抖。

“…为什么没有选择我呢…我那么…那么喜欢你。”

隔着手机能听到对面轻轻的呜咽声,接电话的人依然保持沉默等待着下文。

“我喝了点酒,这样就能肆无忌惮的跟你诉说我的感情了…说、嗝…说完我就死心了…吧。”打着酒嗝靠在小巷子里的白起这样说着。

电话那边依然是沉默一片,巷子里吹起一股冷风,凉的白起脑子有点清醒。

“…制作人你怎么不说话。被吓到了吗…?刚刚是我喝太多了抱歉…我…当我没说过吧。挂了。”白起正准备挂电话,那边许久未出声的某人终于开口了,声线低沉:“保持通话。别挂。”

“……?”

“制作人你声音怎么回事…?”

那边的李泽言叹了口气,略带无奈:“我是李泽言。”

白起愣了几秒,看向手机屏幕俨然三个大字――李泽言。

卧槽打错了???

一下子感觉酒全吓醒了。

“那个…没什么事就先挂了…”白起正准备按下挂断按键,对面李泽言又开口了:“你在哪里。”

白起疑惑问这个干嘛,于是打发道:“我没在哪,可以挂了吗。”

“我去接你。”

这四个字用低音炮极苏的语调来说,白起觉得自己的耳朵得到了净化。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我就是打错电话而已,你别在意阿。”

“你喝醉了,我接你。”

短短几个字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白起听着手机里低沉磁性的嗓音不知怎么得轻笑出声:“好阿。”

李泽言听着白起突然转晴的语调疑惑了一会儿,随即问:“在哪。”

……

车上。

李泽言带回白起的时候,白起头发凌乱,浑身酒气,一副憔悴的模样,怕他待冷风里久了上车给他披了件自己的风衣,谁知小警官根本不领情,随意的甩下风衣:“我不要。”

好好好,你不要。

李泽言无奈的让人上了车,关上车门,自己坐在驾驶座上。

一片沉默,直到白起开始提打错电话的事:“你觉得我可笑吗。”

“不。”毫不犹豫。

“如果是你,你会选择怎么做?”白起抬眼看他,眸色在夜晚显得更加亮丽。

李泽言仅看了一眼他的眼眸,就把车停在了路边。

李泽言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凑近白起,眸色深沉,眼含温情,语气低沉:“我会选择进攻。”

似乎是夜色太迷人,白起被李泽言给迷惑了一样,并没有做出及时的反抗。

只是当他想做出反抗的时候,李泽言已经把他整个搂在怀里了。

“你什么意思?”白起被安全带寄着也不好挣脱,况且还是微醉状态。

李泽言微眯双眼,耳语道:“喜欢你。”

白起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呆愣了一下随即挣扎道:“你少糊弄我了!你还想看我笑话吗!”

李泽言双手托住白起的脸,让他仔细看着自己:“可我就是喜欢你。”

“比你喜欢制作人要更早、更深,以后这段感情也会走得更长远。”

“你听清楚了吗白起警官?”

白起看着李泽言语气认真,眼神坚定。虽然没几句话但是却说的他一愣一愣的。

“听…听清楚了…”

李泽言趁他呆愣,快速的啄了白起的嘴唇一下,然后宣布:“亲了就是我的人了。那么今天是我们交往第一天。”

“阿…阿??啊啊啊?我还没同意!!”白起回过神拼命挣扎,但是李泽言实在抱得紧。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回到家。

李泽言目送白起上楼,白起感觉今天累的半死正准备怎么消化这一切,李泽言就发了短信过来。

【记得,保持通话。】

没过5秒,果不其然李泽言打了个电话过来。

“喂?我们不是刚见面分开吗打什么电话。”

李泽言开着车眼神温柔,唇边满是笑意,语气温柔:“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在等这一天,我实在是,”

他顿了一下,带着满腔的欢喜。

“太喜欢你了。”

【言白】感冒

白起感冒了,愣是坚强的白起警官也熬不住这天气的突然转换,整个人病怏怏的。

鼻塞严重,右眼开始不自觉的掉生理泪水,声音闷闷的。

“阿嚏!”

在打了第6个喷嚏后,白起吸了吸鼻子。

制作人看的于心不忍:“不然白起学长回去休息吧,不需要陪我的…”

似乎是感冒了反应都慢一拍,白起把衣领往上拉了一下感觉有点冷,双手插兜缩成一团,声音沉闷:“不碍事。”

制作人刚想开口说什么余光就看见了李泽言在朝这边走来,于是唤道:“总裁,白起学长感冒了,今天的采访能不能到下次?”

李泽言走过来看着白起脸上的不正常红晕,鼻子一吸一吸的,半张脸埋在衣领里,原本是极为柔弱的一面,却被白起清冷的眼神给打破了。

总裁意外的觉得这样的白起有点可爱。

“嗯。今天回去休息吧。”

“谢谢总裁!”

制作人原本打算拉着白起回家休息,被李泽言打断:“我来送他吧。”这么说着,不等制作人反应,直接拉过白起的手腕就准备去地下室取车。

感冒了的白起半挣不挣的,声音小声却又软软的:“我不要你送。”

李泽言打开车门,护住白起的头部让白起坐了进去关上车门,他坐在驾驶座上轻笑道:“都在车里了你就呆着吧。”

车里开了暖气,车在行驶中晃来晃去的,白起有点犯困,把脸塞在衣领里,只露出鼻子和眼睛,双手环胸,眼睛一下子就打不开了。

开车的李泽言看着白起沉沉睡去,嘴角微勾,这样放下防备的白起可真少见。

到了白起家,李泽言见白起还在睡,就直接抱人上去了,李泽言想着看来是真病了我这么抱着他都没醒。从白起身上搜出开门的钥匙打开了门,直接把白起放卧室了。

打开灯光,不意外的看见白起脸上的不正常潮红,还很困难的在大口喘气。

看来感冒要变发烧了。

李泽言想着,于是去厕所找了条干净的毛巾泡了会水给白起擦了把脸。

李泽言观察着他,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抖,真好看…

翻了几个柜子找出感冒药,烧了壶热水,扶起白起让他吃。

“小警官,该吃药了。”

白起迷茫的睁开眼睛,脑子糊糊的,软软的躺在李泽言怀里听话的“嗯”了一声就张口吃了。

接着便又睡死过去。

李泽言觉得刚才那刻一定是天使降临了不然他怎么会觉得白起这么可爱??

不行克制住。

李泽言躺在白起床上,手里搂着白起,白起在怀里睡的安稳。

“滴”白起的手机传来短信。

【没事吧学长?!总裁送你回去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了?!】

李泽言脸上一黑。

【别烦。】

【哎??学长??】

看着碍眼,李泽言直接选择无视,搂过怀里的白起,躺下准备睡觉,似乎在夜色里更容易起色心,李泽言偷偷凑过去亲了白起一下,转瞬即逝。

他现在生病应该不会被发现的。总裁这么想着,美滋滋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

白起炸了。

“???你??”

虽然只有五个问号加一个你字但是总裁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于是李泽言轻笑着搂过白起,暧昧的抬起他的下巴:“昨晚是我第一次伺候人呢。”

没错人生头一次给别人擦脸喂药。

“!!!”

白起震惊的头发都炸了几根毛,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不能接受。但是随即他就打了一个喷嚏,鼻子一吸一吸的。

“我…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白起用纸巾擦了把鼻涕,又变成了昨天闷闷的样子,声音软软的:“嗯…我会负责的…”

“……”

李泽言觉得这个感冒真是太他妈好了,人在感冒的时候做出的决定都是模糊的。

不过今天他就是占定了这个便宜。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言白】蛋蛋

李泽言中了别人的超能力变成了一颗白蛋(参考数码宝贝里的数码蛋),女主和许墨周棋洛还有白起围着蛋面面相觑。

“这…怎么变回来阿?”周棋洛受不了沉闷的气氛率先开口。

许墨左手抚摩着下巴,似乎在思考:“既然是蛋,那肯定需要孵蛋。”

大家一听都愣了一下,女主小心问道:“那…谁来孵蛋阿…?”

……

沉默。

“这样吧,既然是李泽言变得蛋,那我们就让李泽言自己选择吧,我们轮流抱一下蛋,看看谁的温度他更喜欢。”许墨眯着眼提议道。

很显然大家都不情愿,但这却是最有效的办法。

女主抱了下蛋,蛋没反应。

周棋洛抱了下蛋,蛋没反应。

许墨正准备抱一下蛋,不料白蛋从他手上跳下并蹭到了白起脚边。

“……”白起/许墨

许墨轻咳了一声,随即笑道:“看来李泽言更喜欢白起警官呢。”

本来准备看戏的白起突然被选择,白起心里只有一句mmp。

白起弯腰捡起白蛋,白蛋轻轻动了一下,似乎在蹭他的手掌心。

白起把蛋抱在怀里,抬眼,心如死灰道:“蛋,要怎么孵阿…应该不需要我坐上去吧…”

“噗嗤”

许墨笑出声,拍了拍白起的肩膀以示鼓励:“应该不用,你一直抱着他就行。”

白蛋似乎听的懂,蛋的表面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粉色,似乎在害羞。

白起看着蛋的样子,心里苦逼道你在害羞个什么阿??

女主和周棋洛上去鼓励了一下:“我们知道孵蛋不容易,加油吧白起同志/学长!”

“……”有一句mmp我现在就要讲。

于是白起把蛋带回了家,期间白蛋一直在白起怀里蹭来蹭去,被白起说了一句:“你是哪痒吗李泽言?”

于是白蛋停止了动作。

白起一直把蛋抱在怀里,期间蛋蛋一直都是呈微粉色状态,白起翻了个白眼,李泽言你到底害羞啥?

到了晚饭时间,白起一手抱着蛋蛋,一手吃着饭。怀里的蛋蛋似乎也跃跃欲试。

“李泽言你需要吃饭吗?你现在是个蛋。”

白起嘴里吃着饭无情的嘲笑着李泽言:“哎我做的饭真好吃。”

蛋蛋跳起来砸了白起的胸口一下,随即被白起拖住了抱在怀里。

“好了好了别生气,等我把李总裁孵出来,我就是你的再生父母,你到时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这话说的既不像讨好,也不像贬低。

白蛋一听不舒服了,往白起衣领里钻去,白起衣服鼓成一团,没了衣服的阻隔,白蛋轻轻蹭了蹭白起胸前的红点。

本来带着随他闹吧的态度,白起喝着汤突然觉得胸口一阵战栗,“噗”把汤给喷了。

马上伸手进衣领准备把蛋蛋给拽出来,但是蛋蛋似乎粘在上面了一下,还在那蹭。

“你够了阿李泽言,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给你做阿!”

白蛋停顿了一下随即跳出衣服,不捣蛋了。

到了洗澡时间。

“我去洗澡,你呆在沙发上,我给你开电视你要看金鹰卡通吗?”

“……”

空气的沉默也能感觉的出白蛋的冷漠。

白起脱下外套,直接脱光了上身,露出好看的身材,下身还穿着内裤,就要步入浴室。

白蛋跳到他头上,白起抬手把它拽下来:“我洗澡你不能进来。”

白蛋跳到白起屁股上,使劲往内裤里钻,好像这样就能带他进浴室了。

“……#”白起无语的把白蛋给拽到自己手上,带着进了浴室。

白起泡在浴缸里,而白蛋漂浮在洗澡水上,眼前的青年湿漉漉的头发服帖的搭在额角,浴室里的雾气衬得对方的眸色更加闪亮,透明的水珠滑过好看的锁骨,从胸口缓缓滑致下身没入水面。

白蛋变粉蛋,粉蛋变红蛋。

这是目前李泽言的状况。

“喂李泽言你没事吧?变得这么红被泡熟了吗???”

耳边是白起焦急的呼声,随即白蛋又落入白起细腻的皮肤中,它被小心的抱着。

“我们出去吧,你本来就不该进去的,你看你现在变这么红,没熟吧李总裁?”

白蛋在怀里动了动,红色渐渐开始消退。

白起叹了口气,幸好没事,不然会说我谋杀的。

睡觉时间。

白蛋被白起搂在怀里,感受着白起匀称的呼吸,好闻的体香,以及闭着眼睛的长睫毛。虽然关了灯就看不见了。

白蛋在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角度缓缓睡去。

第二天。

白起感觉不舒服,很不舒服,好像身上压了一百多斤的人一样,这么想着他突然睁开眼睛。

身上的某人确实压着他,李泽言那张脸出现在视线里,只见李泽言双手撑在白起两边,缓缓凑近,语气调侃:“早上好,小警官。”

“…你恢复了?趁我好好说话赶紧放开。”

白起皱眉,他不是很喜欢这种被压制的感觉。

谁知李泽言更加得寸进尺不等白起反抗直接压制住了白起的双手双脚。

“喂!欺负我没睡醒吗??你想干嘛??”白起愤恨的抬眼。

李泽言低下额头与白起相触碰,眼神温柔,语气全是笑意:“小警官你救了我,大恩不言谢,唯有以身相许。”

“…???滚滚滚!!我不要!”白起震惊的看着李泽言离自己越来越近。

“那可由不得你。”

“唔…混蛋…”

【言白】我想操你

短小的脑洞。

李泽言和女主玩真心话大冒险,剪刀石头布输了。

女主笑眯眯的看着总裁:“从现在开始除了我之外遇见的第一个人不管男女你都得跟对方说三句‘我想操你’。”

李泽言黑了脸。

落地窗口传来“咚咚”声,白起操控着风在外面敲着,吸引女主的注意力。

女主笑着朝白起挥了挥手,并用眼神示意李泽言该动身了。

李泽言虽然还是黑着一张脸,但看到是白起他的表情缓和了一点,但还是显得有些不情愿。

李泽言走到落地窗前打开窗户,白起浮在半空双手环胸盯着李泽言臭臭的脸觉得莫名其妙。

“李泽言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正这么开口,就被李泽言伸手抓住了手腕,总裁木纳着表情开口:“我想操你。”

“……”

白起僵硬着脸。

见白起没反应,李泽言又继续道:“我想操你。”

“…你想死?”

白起僵了一会儿开口,语气不友好。

李泽言没理他,继续完成任务:“我想操你。”

“操你妈滚!”

白起御着风头一次觉得还是召唤个龙卷风把李泽言弄死吧。

一个脑洞 年少混混白起攻x青年警官白起受

突发奇想,简要概括下我的脑洞。

时空错乱,曾经的少年白起一觉醒来发现睡在青年白起的床上。

“虽然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但你现在顶着我的脸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真想让我狠狠的蹂躏你。”

……

“就算我现在上去把小警官给/操/了,那也是我自己吃我自己的豆腐,总比让给你们这些禽兽要好。”

李泽言:“……”

许墨:“……”

穿着警服的白起看着挡在自己身前比自己矮半个头脸上带着嚣张却略显稚气的脸,心中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