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

自娱自乐

【言白】发烧

新年第一天,白起发烧了。

李泽言马上就意识到怀里的恋人体温高的不正常,马上起来轻轻拍打白起的脸颊,语气里难掩的焦急:“白起?醒醒。”

白起模糊间感觉有人在叫自己,但是身体实在是难受,头痛欲裂,浑身发热,想睁开眼睛但眼睛像粘在一起了一样睁不开,想发出声音却只哼哼出了几个鼻音。

想回应对方的呼喊,但还是克制不住病意睡去。

……

李泽言非常生气。

这是白起在大医院的病床上醒过来的第一个想法。

他看着在病床前焦虑的走来走去的总裁大人,白起讨好的开口,声音因为发烧而变得沉闷:“不要生气啦…我这不是醒了吗…”

李泽言撇过头看他,白起病怏怏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是白色病服,对自己讨好的笑容也显得文弱弱的。

瞬间就心软了。

李泽言一个踏步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不开口。

空气安静的可怕,白起只好随便找了个话题:“嗯…只是发烧而已你带我去小医院就可以了…不需要来这么大医院吧,还是总统套房…”

说到这里,李泽言火气又大了起来,略带责备道:“只是发烧?都躺在我怀里烧晕了。”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白起知道李泽言有多担心自己。

于是又讨好的牵过李泽言温暖的大手:“是是是,我再也不会了。”

李泽言被白起冰凉的手触碰的一愣,随即用自己温暖的大手回握了回去。

“嗯。”

见李泽言脸色好转,白起笑得更开心了。

只是李泽言又拋出了另一个问题:“你昨晚和我会面前去哪了。”

白起的笑容一僵,随即想把手抽离,不想李泽言只是握得更紧了。

“可以不说吗?”

白起小心的开口,李泽言看着他,只见白起一脸求求你的表情,内心一阵悸动,撇过脸,轻咳一声,语气冷淡:“不行。”

“那你不要生气…”

“你先说。”

白起纠结了一会儿,觉得这个事情会比发烧让李泽言更生气。

“我昨晚去给制作人送礼物了…”

果不其然李泽言脸色黑了。

于是白起开始飞快解释:“昨晚可是新年阿!我就是意思意思阿!”

“意思到冒着昨晚那么大冷风飞过去送礼物?还把自己给送晕了?然后躺在这里?”

李泽言黑着脸,一字一句的指责着,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心疼白起。

况且昨晚白起根本就没送自己礼物,充其量也就是一句新年快乐。

我他妈……

总裁大人觉得心里苦。

但转到话语间的只有一句冷冷的:“幼稚。”

白起蹭过去抱住李泽言的手臂,示好道:“我知道错了…可是制作人也送我礼物了,我总不能不回送吧…”

李泽言瞥了他一眼,某人不知不觉已经蹭到了自己怀里。总裁大人突然心软,连语气也变得平稳:“她送你什么了。”

白起像无尾熊一样缠在李泽言腰间,整个挂在他身上。

“这个必须得说了,她送的是总裁大人的毛绒挂饰哦,不过我生病了现在没带在身边。”

听到这里,李泽言觉得暂时先原谅制作人吧,于是脸色好了很多。

“对了我也有礼物送给你。”白起在李泽言怀里抬眼,琥珀色的眼睛闪阿闪,李泽言心中一动,低头轻轻吻了下去,唇舌纠缠,李泽言想更深入一步的时候却被白起脸红的推开了:“你,你别亲我了,我发烧了不能传染给你。”

李泽言回抱住他,语气温柔:“不能为你承受痛苦,那就让我为你分担。”这么说着,双手却是不安分的游离到了白起的病服里,双手在细腻光滑的皮肤上游走。

“喂喂喂…不行!”

白起往后撤退,远离了李泽言。

李泽言被打断有点不满,不过还是觉得既然生病了就放过他吧。

“我还有给你准备礼物的!”刚刚的举动在白起苍白的脸上增添了一抹红,显得白起更加可爱了,至少在李泽言眼里。

这么说着,白起打开了病房的窗户,操控着风让楼下的枯树叶和枯树枝漂浮起来,在空中快速的排列组合,最后形成了一个爱心。

白起回头朝李泽言笑得灿烂,小表情透露着快夸我吧的得意。

李泽言微微一愣,随即暂停了时间,他走过去抱住白起,叹了口气:“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但是我更喜欢你。

评论(7)

热度(515)